衮衮丶

雷卡CP向,高中学生党,业娱coser,不定期更新,更新量随…随缘(捂头防打)

『第五人格——雷卡』

【感觉写了一大堆废话(捂头)】

【好吧雷总的霸气出场还在下一章】

【下一章雷总和爪爪杰的战争哈哈哈(不知道在说什么 JPG.)】


5.

一局新游戏。

因为金的掉线而重新回到初始页面等待的卡米尔收到了玩家“我是你爸爸”——以前那只红蝶的游戏邀请。

抬头瞄了一眼正在重连的金一眼,卡米尔抿唇,点了同意。

然后举起手机,将屏幕朝向金和紫堂幻。

一秒钟后,

金:“嗷嗷嗷(✧◡✧)!是上次的大佬!!带我一个!!!”

紫堂幻推了推眼镜:“也……带我一个吧。”

于是卡米尔慢吞吞地打字:“我,拉两个人?”

很快收到回复:“可以。”

于是金——“~( ̄▽ ̄~)~”和紫堂幻——“大召唤师”进入组队。

准备开始演绎回顾。

卡米尔园丁,金盲女,紫堂幻冒险家,“我是你爸爸”选的是……空军。

游戏开始,红教堂地图。

传来盲杖敲地的声音,屠夫位置暴露。不过卡米尔没有去看……

卡米尔在降生地的周围随意转了转,好不容易找到一把椅子开始拆,密码机已经破了2个了,还剩3个。

脑中响起紫堂幻就这个游戏对自己的科普,卡米尔了然:盲女解密码机的速度果然很快。

虽然一些游戏资料很容易从游戏中了解,但是对于原本玩这个游戏只是为了园丁拆椅子的卡米尔来说,资料什么的,其实不是很重要。

因为没有主动了解的必要,所以知道的一些大多都是不放心的紫堂幻絮絮叨叨科普的。

想着这些反应过来时,园丁的周围已经起了一圈浓雾了。

看来这局的屠夫是个杰克啊…

卡米尔迅速拆掉椅子,奔向下一把。

“铛———”,盲女第一个被击中。

金惨叫:“为什么每次都是我第一个挨打……”他开始飞速逃跑。

紫堂幻摸了摸鼻子:“你下次……可以换一个人物试试……”

“铛———”,盲女被击倒在地,被监管者杰克轻松地拦腰抱起——这个杰克有玫瑰手杖呢。

金的表情一言难尽:“……下次还是换个男性角色吧。”他开始疯狂地戳屏幕挣扎,“啊啊啊快放我下来!!”

“哐当”,杰克的确是放下了盲女——他把盲女绑在了狂欢之椅上。

金:“……卡米尔你这次的效率略低啊。”

紫堂幻下意识地推了推眼镜:“金,你的关注点好像有点不对……”

金:“所以谁来救救我……诶有个人在我旁边的墙后面,不管是谁快来救我一下啊!!”

卡米尔操控墙后的园丁转了转,面无表情地开口:“是我。”

金噎了一下:“好吧卡米尔…你还是去拆你的椅子吧……”

卡米尔:“找不到椅子,找到的被你坐了。”

金的表情有点扭曲。

紫堂幻:“金。我觉得你的表情有一点可怕……”

金瞬间变脸仰头哈哈大笑:“果然我是最酷的哈哈哈……”

正得意时,手机里传来一声惨叫——盲女被送回庄园。

表情瞬间凝固的金:“哈…哈…哈……”默默地蹲到墙角画圈圈。

一阵铃声响起:“雪花那个飘啊~~~”紫堂幻的手机响了。

卡米尔拉拉帽檐,抿唇:“车祸现场。”

其他人:……果然是很适合的BGM和评价啊!


『第五人格——雷卡』

【放假懒了好久。好吧,我来捡起第五人格的pa更新了(捂头防打)。】


4.
又是一个星期五。仍然没有找到接近卡米尔的办法的雷狮内心依旧很mmp。
下午两节课放学后过两分钟,食堂就已经爆满了。一个区域又一个区域中传来整齐划一的游戏开启音效,随后越发嘈杂起来。
被帕洛斯拉开食堂的雷狮皱着眉打量周围的环境:“你确定在这里打游戏?”不知道怎么接近卡米尔的雷狮最近看什么都不爽。
帕洛斯点头:“安迷修说这里是一个‘可以显示自己高超游戏技术展示自己独特风骚外表表示自己不是一个只会学习的书呆子可以引起好看小姐姐注意然后以自己高超游戏技术独特风骚外表强大爆炸内心安利给小姐姐这个游戏来跟小姐姐一起玩这个游戏后成为小姐姐的守护骑士’的地方。”
雷狮完全没在听帕洛斯的话,他环视了一圈,眉头越皱越紧:“食堂环境脏、乱、差、吵,完全不适合……”视线在触到一条红围巾时陡然一顿,又在看到帽子上的雪白翎羽时咳了一声,“……但是偶尔锻炼一下专注度也是可以的。”
帕洛斯:“???”
远处的佩利站起来打招呼:“雷狮老大!帕洛斯!这里!!”
雷狮看见佩利所说的“这里”与卡米尔相隔整个食堂后,沉默了。
“怎么?”看着没动的雷狮,帕洛斯挑了挑眉。
“咳。”雷狮咳了一声,偏头看向某个区域,“我们选那。”不容置疑的语气。
帕洛斯看着与那条红围巾的主人靠得极近的一片区域,再次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招手让佩利过来。
“你雷狮老大觉得那块区域干净整洁不吵闹是个好地方,所以……”他笑眯眯地对佩利道。
一旁的雷狮睨了他一眼。
佩利猛点头:“明白了,雷狮老大你等着!”
于是佩利凭借他的武力占领了那块区域。
区域原人员,卒。





5.
又是一个星期五,卡米尔这次被金拉到食堂来玩游戏。
想到食堂的环境,卡米尔原本是面无表情地拒绝的:“脏、乱、差、吵,完全不适合……”
金端出一盒慕斯蛋糕。
“……但是偶尔也可以锻炼专注度。”
于是现在卡米尔正坐在食堂角落里……吃蛋糕。
心满意足的卡米尔吃完最后一块蛋糕,抬起头来的一瞬间就瞥见一个黄色头发的人影“嗖”地一下冲进了隔壁的区域内。
然后在一阵人仰马翻硝烟弥漫犹如锣鼓般的吵闹中,隔壁的区域换了一拨新的人。
黄色金毛头,完胜。
卡米尔淡淡地收回目光。
随后在金的催促下慢吞吞地打开游戏。
金扭头看了他一眼:“卡米尔你游戏名什么来着?我忘了。”
“哦……”卡米尔伸手将围巾往下拉了拉,露出下巴:“蛋糕好吃。”
话音刚落,就感觉一道强烈的视线盯住自己,卡米尔抬头望去,那视线却在一瞬间消失了,只有隔壁新入座的人马仍在吵闹。
卡米尔随意瞄了几眼,在移开视线时不经意间对上一双湛紫色的眸子,眼瞳神秘又幽深。
眸子的主人露出一个笑容,笑容里满是张扬与自信,以及……令人看不懂的情绪。
卡米尔歪了歪头,事不关己地垂下眼睛,接受金的游戏邀请。




6.
听到卡米尔亲口说出他的游戏名是“蛋糕好吃”。
雷狮震惊地猛然盯住卡米尔,又急急地在他抬眼时佯装淡定地收回视线。
没想到那只拆椅子的园丁竟然真的是卡米尔。雷狮在心底思付,不过按照那只小狼崽对蛋糕的痴迷程度和取名废,他也确实取得出来这样的名字,那么既然“蛋糕好吃”是卡米尔的话……
雷狮抬头接住卡米尔的视线,盯上那双湖蓝色的眼眸,露出极具侵略性的笑容:既然“蛋糕好吃”是卡米尔的话……那他就可以一步步地,撒网了。
对面的人歪了歪头,帽子上的雪白翎羽微微晃动,随后垂下了眼眸。




『大灰狼雷×小绿帽卡』

【前几天说好的pa,没错,我考完试放假了(。)】
1.
很久很久以前,在森林的一边住着农户一家。
农户家有一个小男孩,名叫卡米尔,长得超可爱,整天面无表情的反差萌萌翻了周围的一众邻居。同时被萌翻的还有住在森林另一边的祖母帕洛斯。
帕洛斯:???
祖母帕洛斯很喜欢卡米尔,于是在卡米尔生日那天,送出了一顶精致的帽子。
帽子侧面竖着几根雪白的翎羽,有黑白相间的条纹点缀在羽毛旁边,虽然确实是很精致没错啦,不过……
卡米尔面无表情:“为什么是绿色的?”
帕洛斯笑眯眯:“因为红色的布用完了,只剩下了绿色的呢。”
摒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怪异感,卡米尔戴上了那顶帽子。戴上帽子的卡米尔显得越发可爱了,再次萌翻了一群围观群众。
于是大家亲切地称卡米尔为“小绿帽”。
卡米尔面无表情:突然有点想打人。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2.
某一天,卡米尔的妈妈炸了香喷喷的一堆油炸食品,她将一些油炸食品放在了篮子里,喊来卡米尔:“小绿帽,你能将这篮食物送给大森林另一边的祖母吗?祖母见到你去送一定会很开心的。”
卡米尔扭头看向桌面上的擀面杖,神情意味不明:“……我想带这个去。”
妈妈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惊讶地瞪大眼:“为什么小绿帽想带这个去呢?”
卡米尔面无表情:“杀人抛尸。”
妈妈了然地点头:“啊呀原来是这件事啊,那你带上吧。对了,森林里可能会有吃人的大灰狼,小绿帽记得保护好自己哦。”
于是我们的小绿帽卡米尔提着香喷喷的油炸食品拖着擀面杖,面无表情地朝祖母帕洛斯家,出发。

3.
“……所以你迷路了?”雷狮从树桩上跳下来,身后毛茸茸的尾巴晃了晃。
卡米尔点头:打死帕洛斯他也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迷路的。
雷狮在草坪上坐下,扯了扯卡米尔的红围巾:“你知道我是谁吗?”
卡米尔再次点头:“知道,大哥……狼。”
雷狮略有兴味地勾了勾唇,头上的耳朵随之抖了抖:“要去哪里?”
卡米尔毫不犹豫地卖出信息:“去祖母帕洛斯家,在森林的后面,在三棵大橡树的旁边,院子外是胡桃树的篱笆。”
雷狮低低地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摸摸卡米尔的头。
卡米尔仰头看他,眼神亮晶晶:“一起吗?”
面前的狼挑了挑眉:“虽然不是很想按剧本来,但还是要配合一下才比较有意思,”他咳了一声,“小绿帽,你看森林里的野花开的很好,不去采一些送给祖母吗?”
卡米尔顺着他的所指看去,一头食人花正张着嘴。
食人花:“哇哇哇!”
卡米尔面无表情地点头:“谢谢你,狼。这是一个很好的建议。”
于是小绿帽卡米尔脱离了大路,朝着那头食人花而去。
食人花瞬间拔起自己的根,狂奔而走。
而我们的小绿帽,在追食人花的途中渐渐只剩下一顶绿色的帽子在草丛中跳跃。
留在原地的狼捡起地上的擀面杖,扛在肩膀上。瞥了一眼留在地上的油炸食品篮,浅浅地“哼”了声后,向祖母帕洛斯家出发。

4.
在森林的后面,在三棵大橡树的旁边,院子外是胡桃树的篱笆。
雷狮站在祖母的房门前,用擀面杖砸了砸门。
“外面是谁在敲门?”祖母帕洛斯问。
“我,雷狮。”雷狮冷着脸。
“我……正想你哩,小绿帽。你把门上的把手摁一下,门就开了。我没有力气,不……不能起床。”即使是雷狮老大来了也要把戏认真演完的专业演员帕洛斯道。
“啧,”雷狮皱起眉头,“碍事。”说罢手中一阵闪电,肩上的擀面杖华丽丽地变身——雷神之锤!
抡起锤子直接将门砸倒。
床上躺着的帕洛斯抖了一下。
雷狮扛着锤子站在床前,冷声开口:“帕洛斯,自己滚下去。”
帕洛斯:“……老大你能不能按剧本来…”
“嗯?”一个疑问句尾音低沉沙哑,听着是很撩人没错啦。
可是帕洛斯瞬间懂了意思。
他“嗖”地一下从床上窜下来,蹲在了角落里…
雷狮满意地放下锤子,曲腿靠在床背上。
坐等小绿帽卡米尔。

5.
卡米尔左手拖着耸拉着脑袋的食人花,右手举着一束鲜花来到了祖母帕洛斯门前。
望着倒在地上的门,卡米尔脚步不停地径直走进去。
视线触及躲在角落里的帕洛斯,顿了一下后将食人花递给他:“祖母的仆人,这是我送你的花。”
食人花兴奋地抬起脑袋,张大嘴:“哇哇哇!”
身份从“祖母”沦落为“祖母的仆人”的帕洛斯呆滞地接过食人花,蹲在墙角和花大眼对小眼。
食人花:“哇哇哇!”
帕洛斯:“……”
卡米尔转身面向床上的雷狮,将另一束鲜花放进床头的花瓶里:“祖母,这是我送您的花。”
雷狮眼神幽深地看着他:“……”
“咳,亲爱的祖母,您的耳朵为什么这样大?”卡米尔问。
“为了……更好地听见你内心的情话。”雷狮愉悦地抖了抖耳朵。
“……啊,祖母,您的眼睛为什么这样大?”卡米尔拉了拉围巾遮住下巴。
“为了……能够更好地看清你的眼睛里有我的身影。”雷狮缓缓地压低声线,眼带笑意道。
“啊,祖母,您的手为什么这样大?”卡米尔再次咳了一声,又把围巾往上拉了拉,堪堪遮住泛浅红的耳垂。
“为了……能够更好地抱住你啊。”雷狮说完,心情甚好地眯起眼睛,靠在床边沉沉地看着卡米尔,“上来吗?”他朝卡米尔张开双臂。
卡米尔“嗯”了一声,走了两步后被直起身来的雷狮单手拉入怀中,手臂环住腰际,抱紧。
卡米尔犹豫了一瞬,轻轻地靠在了雷狮肩侧。
“演了这么久,累吗?先睡吧。”雷狮拍拍他的头,环住他的手臂松了松。
卡米尔闭上眼睛,轻声回复:“大哥也是。”
雷狮勾起嘴角,半眯起眼睛,浅浅地吻上怀中卡米尔的耳垂。
耳垂浅粉的颜色和灼热的温度让雷狮终于心满意足地阖上眼睛。
墙角,被砸了一脸狗粮的帕洛斯:“……”
手上的食人花:“哇哇哇!”
雷狮手指微动,一道闪电劈中食人花的叶子。
食人花瞬间捂住头:“呜呜……嘤嘤嘤…”
帕洛斯:“……”

6.
“嘭!”因为没有门可踹而只能踢在墙上营造声势的猎人佩利提着猎枪登场。
“哇哈哈终于到本大爷上场了!小绿帽本大爷来救……”
床上的雷狮怀抱着已经熟睡的卡米尔,眼中寒光闪动,佩利的脚边爆出几道闪电。
一分钟过后……
佩利抱着已经被闪电爆坏的猎枪加入了蹲墙角大队中。
帕洛斯:“……”
食人花:“嘤嘤嘤……”
佩利:“(;´༎ຶД༎ຶ`)”
从此,小绿帽卡米尔和大灰狼雷狮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END.】


【小剧场】
雷狮略有兴味地勾了勾唇,头上的耳朵随之抖了抖:“要去哪里?”
卡米尔毫不犹豫地卖出信息:“去祖母帕洛斯家,在森林的后面,在三棵大橡树的旁边,院子外是胡桃树的篱笆。”
雷狮低低地笑了一下,站起身来摸摸卡米尔的头。
卡米尔仰头看他,眼神亮晶晶:“一起吗?”
佩利从旁边窜出来:“不去不去怕了怕了,不去不去怕了怕了……”
被雷狮抡起锤子打飞。
阴森森的眼神瞥向站在一旁教唆佩利冲出来的帕洛斯。
帕洛斯仰头看天:“……”

摸鱼。。。

最近考试,考完试更新。
『大灰狼雷×小绿帽卡』的童话故事哈哈哈

『第五人格——雷卡』(接上次的3章)

3.
一分半钟后,空军被抓,前去救援的律师,也就是紫堂幻同样被解决。
所有人都静静地开始观战园丁拆椅子…
然后所有人又看到这个红蝶突然变得异常暖心起来了呢:
画面中的园丁拆完一个又一个的椅子,可是红蝶却并没有阻止她,反而静静地跟在园丁身后,注视园丁拆着她的狂欢之椅。
金:“……为什么,差别待遇这么明显…”
紫堂幻:“也许……这个红蝶比较偏爱,园丁?”
众人怨念的目光投向卡米尔。
而卡米尔仍旧沉迷于拆椅子无法自拔。
在其他人快要忍无可忍之时,画面中的红蝶终于有了动作:
只见她上前一步,将园丁系上气球。
紫堂幻:“突然觉得,这个动作好温柔……”
其他人猛点头。
红蝶举着气球在原地立了片刻,然后直径朝一个方向飞去。
最后停在打开的地窖边,扔下了园丁。
金激动:“啊啊啊她要送你进地窖!!快快快,快进去!!”
“啊?”卡米尔抬起头,面无表情地吐出疑问的语句。
金直接抢过他的手机,然后操控园丁跳进了地窖。
游戏结束。
卡米尔接过金递回来的手机,看着游戏结算的画面眨了眨眼睛。
金:“快快快,遇上这样的大佬就应该加个好友!”
“哦…”卡米尔慢吞吞地点了申请加好友的按键。
然后回到游戏初始页面。
半分钟后,传来加好友的回复:
[你好,我是‘我是你爸爸’。我已经成为你的好友~]
其他人:……好像一开始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红蝶的名字啊喂!
【第三章结束グッ!(๑•̀ㅂ•́)و✧】

『第五人格——雷卡』(端午节加更,大家端午节快乐!( ̄▽ ̄))

3.
卡米尔又和室友们开了一局游戏,这局的监管者是个红蝶。
虽然卡米尔顶着“游戏白痴”的头衔,但是表面上仍然是个专心拆椅子的淡定园丁。
于是卡米尔十分淡定地在室友“完了完了这局要挂红蝶强到变态啊”的哀嚎中点击了准备。
游戏开始,军工厂地图。
卡米尔操控的园丁第一时间开始拆椅子。
传来盲女被抓的提示时,卡米尔已经在地图中绕了一大圈了,正在拆新找到的椅子。
他抬眼看了下盲女的玩家名,是一串颜文字:~( ̄▽ ̄~)~
应该是……金。
这个猜测在听到金突然“嗷嗷”叫起来时得到了证实。
卡米尔收回视线,继续面(an)无(han)表(xing)情(fen)地拆椅子(……)
金:“嗷嗷嗷我被抓了!!紫堂快来救我!!”
(其他人:所以已经完全不考虑让卡米尔来救你了吗…)
紫堂幻:“你……你等等,我离你比较远…”
金:“啊你不用来了,空军把我救下来了。”
空军是他们随机匹配到的队友。
紫堂幻:“那我继续解密码机吧……”
半分钟后,金再次“嗷嗷”叫:“我又被红蝶抓住了啊啊啊!!她在带着我找椅子怎么办救命……诶,卡米尔你也在啊?”
卡米尔淡淡地瞄了眼被系在气球上的盲女:“好巧。”
金挠挠头:“是很巧啊……不对我干嘛要配合你露出‘是呀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巧呢幸会幸会’的表情啊!!”
“红蝶来了啊!!监管者来了啊!!麻烦你快点跑不要被抓住行不行啊!”
金一边吐槽着一边无能为力地看着盲女被绑到椅子上。
正当他以为卡米尔的园丁也要被红蝶抓住时,红蝶却好像没有看见园丁一般,站在椅子前没有动作。
金连忙推卡米尔:“快快快趁这个红蝶抽风,你快来救我!”
卡米尔操控园丁在盲女面前徘徊了几圈,然后……跑了。
金:“……你,干嘛去?”
卡米尔:“我不能拆这个椅子,等会再来。”
金:“……行,行吧。”
倒计时结束,盲女被送走。
重新回到原地的园丁转了几圈,卡米尔:“椅子呢?”
室友:“……”
【第三章未完待续,没时间更了。要去上晚自习,难受(。)】

嗷嗷嗷遇上了佛系杰克的公主抱好甜!!

嗷嗷嗷杰克的公主抱!!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
还截了一个医生小姐姐的。

医生小姐姐一直在挣扎

『第五人格——雷卡』(接上次的2章)

【如果有bug谢谢指教啦,因为第五人格没玩多长时间,所以有些情节可能不太对,先致个歉(。ì _ í。)】
2.
“啧。”从办公室先出来的雷狮撇了下嘴,“无聊的午后。”然后直径回了宿舍。
坐上转椅,抓了抓头发,下意识地打开手机。
在看到第五人格的游戏图标时,动作顿了顿。
脑中响起那个傻X骑士的话,还是打开了游戏。
抱着“虽然知道不可能遇上那只小狼崽但还是试试”的心态,雷狮点开了自由匹配,选择监管者红蝶。
随意地瞄了一眼四个求生者,被其中一个名字吸引住了目光:蛋糕好吃?
这个名字倒是十分类似那只小狼崽的性格。雷狮这样想着,点击了准备。
游戏开始,军工厂地图。
雷狮神色淡淡地环视了一下四周,随意地绕了几圈。
不远处显示出密码机校准失败的提示,雷狮朝那方追去。
一分钟后,将逃跑失败的盲女系上气球。
周围环顾了几圈,发现近处的椅子都被园丁拆光了。
雷狮眯起眼睛瞥了一眼右上角的求生者名单,发现先前注意的“蛋糕好吃”正是园丁:哈,这个园丁效率很高啊。
正走神之际,角落里窜出的空军小姐姐很皮地朝红蝶来了一枪,盲女挣脱。
啊…跑掉了…雷狮无所谓地重新花了半分钟再次抓住盲女,然后绕着军工厂的建筑转了个圈。
发现两把完好的椅子:
一把空着,一把……正在被园丁拆。
雷狮瞥了一眼对红蝶的到来毫无反应仍旧在拆椅子的园丁,顺手把盲女绑在了那把完好的椅子上,然后在旁边饶有兴趣地观察这个园丁。
“咔嚓”,园丁成功拆掉椅子,在绑着盲女的椅子前踌躇了一会儿,然后跑了。
盲女:……
雷狮低低地笑了一下:这种莫名的即视感真是……
倒计时结束,盲女被送走。
再次绕过建筑,雷狮开启了变身,红蝶瞬间变成女鬼。
飘在空着观察了一会后,朝某个方向飘去。
一分钟后,空军被系上气球。
绑好空军,解决掉来救援的律师。
将律师绑上椅子。
最后只剩园丁。
随意的转了几圈,雷狮眸光一闪,突然想到了什么。
他操控红蝶飘回绑着空军的椅子处。
等空军和律师都被送走后,红蝶一个转身,躲在了……椅子侧面。
半分钟后,园丁从远处跑过来,开始拆椅子。
雷狮碰屏幕的手指顿了一下,眼睛又不自觉地瞄向这个园丁的名字:蛋糕好吃……
半响,他挫败地放下手机:啧,这个人的名字,太犯规了。
罢了,看在这个名字的份上……
雷狮轻咳了一声,操控红蝶跟在拆完这个椅子又奔向下个椅子的园丁后面……
三分钟后,红蝶仍静静地跟在园丁后面,而园丁……还在不断地寻找完好的椅子…
雷狮默默地移开视线。
半响,终于忍不住了,骨节分明的手指微动。
画面里的红蝶上前一步,将园丁系上气球。
系着气球的园丁看起来呆呆傻傻的,一点也不挣扎。
雷狮将红蝶停在原地,垂眸仔细地听了下游戏中的背景音效。
顺着风声成功找到了地窖。
红蝶举着气球立在打开的地窖边,从手中扔下园丁。屏幕外的雷狮神色淡淡地放下手机,食指轻敲桌面。
等了一会儿,好在那只园丁还没傻到彻底,在发现红蝶不动之后,就跳进了地窖。
游戏结束。
雷狮闭上眼睛打了个哈欠,再次看向游戏画面时发现那只园丁——蛋糕好吃,发来了加好友的申请。
莫名地勾起嘴角,点了同意。

『第五人格——雷卡』(控制不住脱缰的思绪于是再更一点点。)

2.

     雷狮最近很纠结,他喜欢上了卡米尔——一个高一的小学弟。
     可是到底应该怎么接近呢…
     雷狮斜靠在墙边思考,沉思的表情下藏着纠结。
     安迷修从角落里窜出来,拍上他的肩:“嘿,还在纠结那小学弟的事?”
     雷狮表示就算真的在纠结也不能让你知道。于是他打掉安迷修的手,睨了他一眼:“没有,已经想到办法了。”
      “啊这样啊…”安迷修露出惋惜的表情,“本来还想告诉你,那小学弟也玩第五人格的呢……”
      还未说完,雷狮的眼刀就飞了过来:“他游戏名叫什么?”
      “啊呀,作为骑士的我可是坚决维护别人的隐私的,就算不是一位美丽的女孩子我也是要一样……嗷你打我干嘛!!”
      雷狮“啧”了一声,下手再次狠了一个度。
      墙角边,两个人打作一团。
      “喂你们两个!干什么呢!干什么呢!!”挺着啤酒肚貌似在午后散步的教导主任很不巧的从旁边路过。
      于是两人都被拎(?)去了办公室写检讨…
      啊…真是一个慵懒的午后啊…观看了全程并引来教导主任的帕洛斯从另一边绕出来,望着两人的背影打了个哈欠。